当前位置: 首页 > 教研活动 > 美国“衡水中学”:穷孩子如何不当考试机器

美国“衡水中学”:穷孩子如何不当考试机器

2015年06月12日 16:22:22 访问量:346
     

美国“衡水中学”:穷孩子如何不当考试机器

严格训练自控力是摆脱贫困的关键一步

文|万维钢(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


□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洗手之后用几张纸擦手,都有严格规定


□学校用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往学生的脑子里灌输“核心价值观”,不过采用的方式更加灵活多变


□努力学习,做个好人——这两条其实说的都是自控力,前者是学习中的,后者是人际交往中的


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总的来说相当差劲儿。如果让一个孩子在纽约的某些学区上中学,他受到的教育和未来能考上美国大学的可能性,也许低于中国某些大城市的中学。


可是美国公立学校改革中诞生了这样一个奇葩——KIPP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在这个学校系统上学的绝大多数孩子来自穷人家庭,他们依靠抽签而不是成绩决定是否被录取,可它的大学升学率却超过80%——要知道,美国贫困家庭孩子能考上大学的只有8%!而它的管理之严格,更是堪比国内的衡水中学。


为穷人准备的学校,靠抽签录取学生


1993年,青年教师Mike Feinberg和Dave Levin因为不满当时公立学校的落后局面,决定创立自己的学校系统——KIPP。


KIPP算公立学校,仍然拿政府的教育经费,对学生免收学费,但是其运营方式有非常大的自主性——可以选择自己的教学大纲和教法,自己招聘老师,接受社会捐款,乃至在各地开分校。现在遍布全美的几十个学校拥有两万多名学生。


这是给穷人准备的学校。KIPP专门在各地最差的学区办学。学生中90%是黑人和墨西哥裔,87%来自贫困家庭。


两人借鉴了当时各学校的教学方法,招到一帮志同道合的老师。他们判断教学手段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有利于贫困家庭的孩子考上大学。这些手段从一开始就取得了显著的成功。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KIPP获得了大笔私人捐款。


KIPP录取学生的方式很独特——不看学生之前的成绩,而是采取抽签的形式。


这可能是那些学生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能不能抽中简直是天壤之别。


正因为入学没有选拔,KIPP取得的成就才更令人敬畏。KIPP的学生在五年级入学的时候,其数学和英文水平比同龄人落后的可是一到两个学年!到八年级时,他们的成绩100%超过平均水平。KIPP在其所在的整个城市内,比如纽约市,在所有学校中名列前茅。


使用什么样的教学法,才能取得这样的成就?


第一个办法非常简单:不是家庭和环境因素不好改变吗?那就干脆让学生每天在学校多待几小时!一般美国中小学都是早上8点多开始,下午3点结束,而这里则是早上7点25分开始,下午4点30分结束。这意味着,学生要在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晚上五六点钟才能回到家里,累了一天,估计写完作业就得直接睡觉了。不但如此,KIPP还在星期六上半天课。他们的暑假也比别人短。


但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在这里所领教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


提高学习强度,加强精神鼓励


KIPP的理念,可以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来概括。


一个中心,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大学”,是KIPP学校里最常出现的词语。老师跟学生说的话,跟家长说的话,学校里的各种口号,处处体现上大学这个中心目标——哪怕他们只不过是初中生。他们很小就被领着去大学访问,去接触从KIPP出来并成功考上大学的校友,树立自己有朝一日也要上大学的意识。教室用各个大学的名字命名。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心仪的大学。


两个基本点,叫做“work hard, be nice”——努力学习,好好做人。这两句听起来很俗的话绝对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在KIPP看来,这是考上大学所必备的基础。


除了更长的在学校时间,学生每天还有两个小时的家庭作业。老师都得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学生,学生即便晚上在家里写作业遇到问题,也可以立即打电话问老师。在美国学校普遍鼓励合作和讨论的情况下,这里的学生每天早上做数学题的自习时间则要求必须绝对安静。


前段时间有报道说英国首相卡梅伦不知道9乘8等于多少,而在KIPP,学生们必须大声背诵乘法口诀,同时还要声情并茂地打节拍。


学校爱让学生喊各种励志口号,而且是在教室里由老师领着喊,比如一边拍桌子一边喊“Read baby read!(读书吧,亲!)”


其中有一句口号是“There are no shortcuts(这里没有终南捷径)”。他们让学生完全理解学习不是闹着玩的,不能投机取巧。在第一堂数学课上,老师会播放星球大战的音乐,告诉学生这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旅程。


提高学习强度,加强精神鼓励,这两条措施深得中国学校的真传。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套物质奖励系统!


学生入学第一天是没有桌椅的,只能坐在地上,因为这里,一切东西都必须是努力“挣”来的。谁表现好,谁才可以得到桌椅。


这套奖励制度的核心思想在于,让学生通过做好自己本来应该能做好的事情去获得奖励,引导他们养成良好习惯。


学校做了大量实验去鉴别和总结哪些奖励好使,哪些不好使。其中一个重要发现是奖励跟惩罚一样,一定要给得快!这里每周给学生结算一次“奖金”。另一项发现是不同年龄段学生对奖励的需求不同。五年级小学生用几根铅笔就能打发,而高中生更想要的则是自由——如果你表现好,你就可以获得在吃午饭的时候戴个耳机听音乐的特权——没错,KIPP连怎么吃午饭都管。


怎样把素质教育落到实处


KIPP绝对不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学校:怎么走路,怎么坐,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洗手之后用几张纸擦手,都有严格规定。


课堂上有同学发言时,全班同学按规定动作看着他;在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使用两种统一的音量说话,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使用哪种音量;如果哪个同学在课堂上有小动作,老师会立即停止上课,然后全班讨论怎么“帮助”他克服这个坏毛病。


这些规定,就是KIPP所谓的“be nice”。对KIPP来说,“好好做人”绝非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一系列详尽的行为准则。而这套准则并非是领导层拍脑袋想出来的,其背后有科研结果的支持。


光把人培养到能考上大学的程度,作为一个简单的考试机器,似乎也不能叫成功的教育。KIPP的创始人之一,David Levin曾经对KIPP毕业生进行了跟踪分析,结果发现:那些最终在大学取得成功的学生,并不一定是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而往往是那些拥有某些优良品质的人,比如说乐观、适应能力强、善于社交。他意识到自己此前犯了个错误:KIPP在学业上的教育非常成功,但是在品格方面的教育却不够好。


要怎么做才算把素质教育落到实处呢?Levin并没有停留在感叹和呼吁上,他直接采取了行动。


当时有两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总结了24条美德。Levin很喜欢这个理论,便直接找到这两位心理学家,请他们帮忙提炼。于是KIPP的学生有了现在的7个目标品质:坚毅、自控、热忱、社交、感恩、乐观和好奇。


这7个品质成了KIPP的“核心价值观”。KIPP用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往学生的脑子里灌输,不过采用的方式更加灵活多变。


比如我们都听说过“斯坦福棉花糖实验”,说那些能坚持不吃第一块棉花糖,一直等到实验人员拿来第二块棉花糖再吃,表现出强硬自控能力的孩子,最后都有出息。显然KIPP的每个学生都知道这个典故,因为学校给他们的T恤衫上印的不是“自控”这个名词,而是“别吃那块棉花糖!”


KIPP的品行教育还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学校居然给每个学生发卡片,让学生随时记录身边同学做出的符合“核心价值观”的行为!比如其中一条记录是“Jasmine发现William一个符合‘热忱’的行为:他在数学课上对老师的每个提问都积极举手。”

更有甚者,KIPP还搞了一个CPA(Character Point Average,品格平均绩点),与一般学校常用的GPA(Grade Point Average,成绩平均绩点)并列。老师根据表现给学生在这7个品质方面打分,像评估足球运动员的技术特点一样评估每个学生的品行特点。一旦发现短板,就进行个别谈话,而且还会通知家长,共同研究怎么改进。


非常严格的礼貌教育


很早就有人注意到,穷人家孩子和中产阶级家孩子的一个显著区别是平时的待人接物。对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来说,基本社交礼仪通常都是跟着父母潜移默化地就学会了,而穷人家孩子可能就不懂这些。


所以这里有非常严格的礼貌教育:


坐直 坐得笔直,才能体现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同时也是尊重别人。


倾听 听是比读更重要的学习方法,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说话,你必须仔细听。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更复杂的对话交流。


提问与回答 学生必须敢于提问并且能回答问题。如果不敢提问,老师就不知道你掌握的如何。


点头 你要是理解对方在说什么,你就要点头。


眼睛盯着说话的人看 一方面是表示尊重,一方面是为了加强信息传递。


一个人如果到KIPP访问,有机会找个学生交谈的话,他可能会有一种受宠若惊的不适应感。这个学生会非常谦逊地注视你,用心地倾听你的话,一边听还一边点头。在这些彬彬有礼的学生中间,你可能会在一瞬间有一种自己突然变成一个了不起人物的感觉。


但真正了不起的是KIPP的师生。努力学习,做个好人——这两条其实说的都是自控力,前者是学习中的自控,后者是人际交往中的自控。


为什么KIPP最喜欢自控力?现在有句流行的话说“以一般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谈不上拼天赋”,其实是有道理的。一个有自控力的人生活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自控力是比想象力更为基本和行之有效的个人素质,是摆脱贫困的关键一步。中国的教育基础比美国好,可能恰恰得益于中国文化中从小就强调自控。

(本文选自《中国青年报》2015年06月08日10 版)



延伸阅读:

KIPP特许学校,并非美国“衡水中学”

文|李熙


2015年高考刚结束,中国就有人称“美国也有‘衡水中学’式的严酷应试集训营”,把美国的KIPP(“知识即力量”)项目特许学校说成是“借鉴监狱”、“绝不崇尚自由”而得以成功。实际上无论是办学理念还是管理方式,KIPP都距“衡中”甚远。


一、“美国衡水”的KIPP学校其实远非军事化管理的应试集训营,KIPP学校的运营者和支持者对“军事化管理”避之唯恐不及


KIPP(“知识即力量”)项目是美国公立学校系统中各种“特许学校”项目中最广为人知的一个,参与“特许学校”项目的各公立学校,招生、募款、课纲、校规都有更大的自主权。将KIPP学校称为“美国衡水”的中国人,将KIPP学校毫不讳饰地称为“借鉴监狱”、“绝不崇尚自由”。但中国人对KIPP学校的赞扬,在美国就是对KIPP学校的咒骂。中国人热捧的衡水中学型“学校军事化管理”,是美国的KIPP学校运营者与支持者们避之唯恐不及的恶名,也并不符KIPP学校的现实。2014年曾有教育杂志专门进行了跨五个州的12个KIPP学校田野调查,结论是KIPP学校远非军事化管理(not nearly as militaristic as critics)。作为自发加入KIPP项目的各个特许学校,其校规宽严绝不是一条筋串到底的。在治安恶劣学区的学校,校规倾向更严格。但在治安相对良好的学区里,推崇“努力学习、友善待人”的KIPP学校,也推崇在努力学习之余努力玩耍。这些地方的KIPP学校不是死板苍白地只关心应试,也和其他学校一样支持学生组织会社、举办舞会、组织棒球赛与乐队。


二、校规松的新奥尔良法语区KIPP学校,校长带头鼓励学生玩音乐。校规严的阿肯色州密西西比河口地区KIPP学校,在州统考前放纵学生通宵舞会与K歌。两地KIPP学校都有定期票选“要被馅饼砸的三名最讨厌教师”活动


例如在新奥尔良法语区的KIPP学校中学部,校长带头示例奏乐,鼓励学生参与音乐爱好。学生与教员每个课间都载歌载舞。一层楼板之下的小学部,教师直接在课时里加入音乐休闲内容。阿肯色州密西西比河口地区的KIPP学校校规比新奥尔良的要严,但有一项规矩和新奥尔良的一样:学生可以定期票选三个最讨厌的教师,用馅饼砸他们。不同处在于新奥尔良的KIPP学校每周五都会让抽签中选或表现优异的学生进行这项活动,而阿肯色州的是每年三月份让能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最多位数字的学生主持此活动。再比如新奥尔良的KIPP学校每周五抽半天放任学生奇装异服,而阿肯色州的KIPP学校是每年三月的“怪人周”中鼓励学生奇装异服、打扮成各式超级英雄和老年人。如果遇上州统考,阿肯色州的KIPP学校还会提前一个月放纵学生从凌晨一点开办通宵舞会、在教室与寝室里通宵唱卡拉OK和玩字谜游戏。


三、KIPP项目注重对学生的奖励多于惩戒,与“衡中”对应的“积分点”不为惩戒学生而为奖励学生郊游。教师对闹场撕试卷的后进生谆谆劝导:“你上次53分这次68分,小伙子不错!”


热捧KIPP项目的中国人推崇其中的“积分点”奖惩制度,声称这制度“严到干涉怎么吃午饭”。但KIPP项目中,柔性的、积极激励的正面带动显然比刚性的、严酷惩戒的铁腕规训要受重视得多。2008年“SRI教育研究中心”对旧金山湾区五所KIPP学校的调查报告中记载了“积分点”奖惩制度的演进:“积分点”能交换的无非是校内商店的小玩意和是否能参加郊游的特许权。“积分点”制度在一学年后演进成“只加不扣”。一开始搭配“积分点”制度的、孤立顽劣学生的“冷板凳”制度在一学年后就被五所学校废置或淡化至聊胜于无。再如2013年费城的KIPP学校教师在他的博客里描述了典型的KIPP项目教师如何对待后进差生:学生亚当把试卷叠成滑板踩,在教室里大叫“我不想考这蠢试!”。而教师克里斯?罗对其不是譬骂甚至体罚,而是谆谆地和亚当聊天:“你上次期中考是53分,这次是68分。这趋势挺好的啊!照这个势头你下次期中考就能拿B了。”


四、KIPP对教师的规训比学生更为严格:教师教龄要更老,工时13小时,要有过人热忱,“不能期待孩子把功课写完,自己却备课马虎”


KIPP学校的理念中如果真有严苛到不近人情之处,那也不是规训学生,而是规训教师。KIPP项目学校对师资的要求一般是有3到5年以上教龄,每天工作10-13小时,并且对项目理念与自己的专业有过人热忱。KIPP项目创始人麦克?芬伯格在接受台湾杂志采访时,表示:“‘努力学习、友善待人’,我们并不是在嘴里说说而已,而是每天示范。我们要求孩子做到的每件你期待他们的事、对别人说话时该注意的事,我们自己必须不断示范出来,做到了才会获得信任。”“你不能期待孩子把功课写完,自己却备课马虎;你不能期待孩子在游乐场友善对待彼此,自己却在教师休息室窃窃私语别人的长短。本日、本周、本月最重要的品格,我们一个个教、每天示范,而不是单纯指令学生‘把A项背下来,把B项背下来,你们就得去做’”。所以KIPP项目学校的教师是全美公立中小学中离职率最高的:2006年旧金山湾区KIPP学校教师去职率是49%,而普通公立学校教师去职率是20%。


五、KIPP学校的生源并没有其中国拥护者声称的那么低劣:是“入学前成绩排位落后平均水平两个百分点”,而非“学力落后两学年”


KIPP项目学校学生成绩方面的表现,的确在美国公立学校中出类拔萃:学生各科成绩排名相较其他同学区公立学校会有十个百分点左右的优势。但KIPP学校的生源并没有其中国拥护者声称的那么低劣。所谓“KIPP的学生五年级入学时,其数学和英文水平普遍比同龄人落后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落后一到两个学年!”的说法,数学水平就很成问题。2013年“数理政策研究公司”从几乎所有可供采样的参加KIPP项目的中学里采集四学年数据,详细剖析与记录了KIPP项目的成就。研究报告指出:与同学区普通公立中学相比,KIPP项目学校的生源入学前通常是数学与语文成绩全学区排位落后两个百分点。“成绩排位落后两个百分点”与“学力落后两年”,在中文和英文里都是不同的数字概念。


六、英文基础显著更弱的新移民子女与残疾学生,KIPP学校比普通公立学校少收了近三分之一。而穷学生就比普通公立学校多收了6个百分点


KIPP学校的中国支持者为了强调其成功之艰难,称“学生中90%是黑人和墨西哥裔、87%是穷人”,暗示此项目比其他公立学校更有教无类。不过2011年西密歇根大学教育与人力发展学院对KIPP项目的中学采样一学年的财务、招生、学生构成等数据进行了研究,其学生构成结论是:KIPP学校里黑人学生显著更多,KIPP项目中学里非裔美国人学生占55%,高于普通公立中学的32%。但KIPP学校里穷人家庭不比其他公立学校多到哪里去:KIPP项目中学里有资格领免费午餐的穷学生占77%,就比普通公立中学多6个百分点。而且KIPP学校里西班牙语族裔、残疾学生、有语言障碍的学生显著更少:KIPP项目中学里西班牙语族裔学生占39%,低于普通公立中学的50%;残疾学生占5.9%,低于普通公立中学的12.1%;“需特别英语教育”的学生占11.5%,低于普通公立中学的19.2%。


将以上数据翻译成白话就是:基本不会英语的学生与西班牙语学生,是刚到美国的新移民子女主流。这些学生与残疾学生被KIPP学校接纳入学的,比被普通公立学校接纳入学的要少将近三分之一。而更偏好收纳同样来自低收入群体或地区、但事实上已是土生美国人的非裔美国人入学,既可以博兼容并包的美名,又能规避母语非英语生源的劣势。


七、KIPP学校比普通公立学校阔绰得多:公私来源进款比普通公立学校多平均每人6500美元,可以支撑本属中高档学校的烧钱开支项目


KIPP学校成功的关键不止师资与生源,还包括资金。KIPP学校在全美公立学校系统中是最宽裕的一批学校。按2011年西密歇根大学通过检视各学区KIPP项目学校报税单据而得的研究报告,KIPP学校从官方拨款到私人募款上都比普通公立学校收入更多:综合公私来源款项,KIPP学校的收入是平均每个学生18491美元,比同学区普通公立学校多收入平均每人6500美元。根据KIPP项目支持者、教育专栏作家杰伊.马修斯的著作,KIPP项目的募款随便就是五六千万美元起步,所以才能在低收入学区学校支撑一些本来中高档学校独有的开支项目。

编辑:林剑飞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荣耀棋牌app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联系地址: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8 www.aukehuys.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槐荫区金志阳光幼儿园 赵县大马小学 奉节县竹园镇第二完全小学 仲恺高新区鹏翔学校 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阳光小学 家庭教育可以改变孩子的一生 乡村少年宫2013.9.22活动内容 关于农远工程教学应用培训的通知 西霍学校举行2014—2015学年第二学期放假典礼 仙花实验学校初中部开启“魅为江南六朝古都”南京爱国主义研学之旅 如何预防宝宝秋季感冒 孩子:请落下你的手,俯下你的身! 中坪教育简讯(2008年第2期总第23期) 怎样做二十一世纪的老师 玉溪镇小学校教师上课制度 余江县第二中学 涡阳县犇鑫学校 新民市高级中学 信阳市平桥区信钢学校 廊坊市第十五中学 江西九江育英学校 山东省广饶县第一中学 安徽省界首市回民小学
手机版